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重修旧文小神父系列

P1《吾爱》正文

P2《Shotacon》主教Romu视角预警

P3《原罪》正文画风隐晦车

P4《Beloved》莫乌比斯平行世界

P5《宗罪》新·补车 由于个人原因画风跑偏黑车预警 可不看 


链接

重贴《有所为,有所不为》——必须警惕的欧美同人圈中存在的一种问题

Bluedrdr:

这篇文是看了《唉,我还是没忍住,没忍住啊,没忍住。》现在更改为《要敢于交给历史去考验,交给人民群众去评判》那篇文之后,引出来的。


我刚才犯了大家都很厌恶的错误。没有看清楚,没有看明白,没有看完整,我就热血上头上来评论。结果误伤好人。在这里,我郑重向站在同一个思想立场的 @荷花池 道歉,引以为戒。


但是,我重贴这篇文章的宗旨还是一样的。对于欧美同人圈中存在的某一种问题,我觉得我们要警惕谨慎。我们要问一问我们是不是需要有界限,而我们的界限在哪里。


人有所为,有所不为。“人”是有底线的。《要敢于交给历史去考验,交给人民群众...

一炁生



曾经憾事心有违,不问前缘一时错,只愿今生两相随。 ​​​



梦里在落雨,不是赵生的榻,也不是赵生的观,但赵生知道自己是住在那里过。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的朱雀,长羽火红身,腾云方出众。殿外似有雾,赵生推门出去,门槛浸水了。

对面的是立着一个紫衣人,相距不远,隔得很近的样子。烟雾氤氲,从淡青变成苍白。赵生往前走了很久,但与那人之间还是那么个距离。就在面前,但走过去到底要多长时日,赵生也不知。



陵光,凡间妖也。

身为普罗众魅,道行不浅不深,亦如话本动了凡心,寻了情郎,歙漆阿胶。

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两情交媾,万物化成。

情郎乃名门之后,...

Black Pearl



海盗船长 X 人鱼

Warning:黑化!!! / Dirty Talk / 暴力 / 产卵

https://m.weibo.cn/3518570990/4131627174883587




药石巫医

Beta华佗(华圆) & Omega赵云

“我可能,生病了。”

“在下是名中庸医者。”

“华大夫麻烦您了。”

“华大夫我冷。”

“华大夫我需要怎么来报答您呢?”

“华大夫您要收多少鏂?”

“嗯,我只收心。”

“华大夫您不能解剖我,能不能把我藏起来,别让人看见我。”

“嗯,把你藏在我长长的白褂子里。”

“能不能把我的泪腺和黑眼圈拿走。”

“是黑色的裙摆大衣么。”

“是蓝色的,很亮。”

“那不就是一片大海么。”

“嗯,是在海边。”

“大夫我想要一个黑夜。”

“黑夜太孤独了。”

“或者给我一把刀,让我变成鱼。”

“我带你去泡曹府的精力汤。”

冷Cp谁能冷过我_(¦3」∠)_

Beta小大夫 & Omega...

【杂谈】如何在小说中写出真情实感?

暮歌:

RT,赶巧有姑娘问起我这个话题,就来这边整理一下。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


首先无论要写什么,起决定性作用的必然都是天赋和积累。此两项受先天条件所影响,做不到一蹴而就。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就有这么大,同一个梗,你写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大佬写出来却是《简·爱》。扎不扎心,眼不眼红?


但是别沮丧呀,嫉妒使人丑陋,况且补救的策略多得是——比如我在此会提到的一些速成法。它们不是全部,也不是最优的,列出来聊作参考。根据性质又大致分以下两类。



(一)态度


1.认真看待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不要把他们只当做满足你欲/望、供...

夜露息苦



其实就是一个年下天降毁了年上竹马的狗血傻白甜的大纲/故事_(¦3」∠)_

Warning:IE 执E OOC

咯哩叭嗦的介绍⬇️

圆白菜的老爹是剑道世家(ಠ_ಠ) 妈妈呢却是极道世家(但看起来完全不像 因为是个温柔的人妻(*╹▽╹*)

老爹不善言辞所以让人觉得死板严肃但其实内里是个多愁善感的妻奴(?!)被儿子怼了又不能揍只能抱着自个儿老婆大人哭唧唧(ಥ_ಥ)

一直以来 老爹想培养本来就极富天赋的儿子继承家族剑道 但是因为父子交流处于“剑道俩父子 人傻话不多”的这一种尴尬矛盾的局面 (_ _)ヾ(‘ロ‘)
又遇圆白菜叛逆期 所以就是对着干啊 被小弟坑了染了红毛后又被老爹强行撸掉自己头上菜叶子成...

汪 ᶘ ᵒᴥᵒᶅ



*一发完
*兽化梗
*夹带私货
*借剑三地名及门派
*狼藏起反犬旁 似乎很纯良



“翻过沧浪峰,绕过飞豹营,顺着小路再走半响就可以到蝴蝶泉。”

蹇宾嘴里反复念叨看出门前师兄交代的路线,小心地顺着架在两座山峰之间的吊桥走着。
    
这里是苍山洱海,气候宜人风景秀丽,若不是因为接壤南疆势力复杂,这个有着各类奇花异草的地方,对于蹇宾这类外丹炼师而言,简直就是潜心研究丹药之道的世外桃源。

从华山到苍山洱海,蹇宾花了比旁人多出三倍的时间。并非一路上险情不断让他没法招架,只单纯由于天生对炼丹的狂热,哪怕是坐在正行进的马车上,眼角的余光要是瞟到了少见的草药,蹇宾都会叫停马车,哗啦一声跳下...

“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