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药石巫医

Beta华佗(华圆) & Omega赵云




“我可能,生病了。”

“在下是名中庸医者。”


“华大夫麻烦您了。”

“华大夫我冷。”

“华大夫我需要怎么来报答您呢?”

“华大夫您要收多少鏂?”

“嗯,我只收心。”


“华大夫您不能解剖我,能不能把我藏起来,别让人看见我。”

“嗯,把你藏在我长长的白褂子里。”


“能不能把我的泪腺和黑眼圈拿走。”

“是黑色的裙摆大衣么。”

“是蓝色的,很亮。”

“那不就是一片大海么。”

“嗯,是在海边。”


“大夫我想要一个黑夜。”

“黑夜太孤独了。”

“或者给我一把刀,让我变成鱼。”

“我带你去泡曹府的精力汤。”



冷Cp谁能冷过我_(¦3」∠)_

Beta小大夫 & Omega云妹

有前设剧情时间轴:

超云(诳上) → 策云(礼上) → 药石巫医









灰白的清晨,你的声音经过病房走廊。举目,玻璃缸里怀孕的鱼肚子,盐水放纵了懒倦。一只焦灼的大公鸡,氧气失去了支撑。后来,被偷走所有蛋白质,使细胞扩散,点燃了暗中的死灰,把我拖进一把大火。


窗外的夜景像泼洒在血液里的酒精,纷杂的光线从四面八方忽远忽近地传来,潋滟的湖面交错融入夜空,成为了幽微的呼吸。

虽然房间里的四层走廊里不可能浸湿,但躺在床上的赵云还是下意识地缩了缩脖颈,不知是不是因为空调冷气,似乎有几分瑟缩地想要将腹部保护得更隐秘。

这样的夜以继日,虽然也不是不可度日。


许是为了迎合赵云习惯的缘故,房间里干净得如同隔离室。华圆默默站在门外用脚点地,双唇紧闭,每每看向病房,眼中那闪烁的微不可觉的光芒,就像是他年轻血液里一团跳跃的星火,满满映着床上的人却不可置否地颓唐。

病房里的人捂着腹部突然咳嗽起来,又将领子拉至耳垂的高度,金发将眉毛遮挡了一部分,更偷走那人眼中的光芒。

第五次,嗯,或是是更多次,华圆抬起手,向隔离病房内挥动几下,然后希冀地望着他的病人。


赵云第一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一片雪花。他眨了眨干涩的双眼,环顾四周,白的墙壁,靛蓝色的窗帘,还有手背上的留置针,澄清的盐水袋,都在无声的宣告,这是一个病房。

他不太清楚自己怎么为什么会躺在这儿,这里不是医院,这是哪里?努力搜索,也找不出什么合理的记忆来填补大脑的疑问。

难道自己逃出来后被人殴打昏迷了?

正在赵云蹩眉努力思考时,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着象牙白外褂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黑而软的刘海微长,垂在额前。一双大眼睛正盯着他,微微有些局促。

待那人走近,赵云才看清,但也不说话,就看着他。

华圆转身关上了门,走进了一些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入耳的声音真诚清朗。

赵云缓缓摇了摇头,“我在你的医馆里?”

“嗯。我那天采药下山,感受到一股气息,顺着寻过去,就看见赵兄你……你倒在地上,面色苍白神情痛苦,我就把你带回来了,嗯……这几天山里下雨信号差,我只能凭运气断断续续联系曹会长他们。你一直昏迷不醒,我……你放心,我什么也没告诉他们,就想着你养伤,醒过来。”

赵云闭目听着华圆的叙说,“谢谢你了,华大夫。”

华圆连忙摇摇头,“赵兄言重了,这没什么,嗯,你的检查结果是,只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和贫血,加上胃溃疡,所以你才会晕倒。其他的……没什么,就,你要开始注意休息,要保持好心情。”

“好的,麻烦你了。”

华圆看着赵云睁开眼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自己的双手下意识地对揣进了口袋,捏了捏兜底,走到门口时开口道,“我……我知道你现在大概是没胃口,但是人不能不吃饭,如果,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就跟我说,我会一定会努力弄给你吃。”

华圆说完话就匆匆离开,赵云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突然眼前一黑。他抓住床栏稳了一下,待眩晕感过去后,拿过床头柜上的Sima,点开了视频通讯,停顿了几秒,关闭了页面,重新编辑了一条短信,接着又把自己裹进了被子。冷气很足,阳光照进房间,刚刚好。




“大哥,我已醒来,现在华大夫医馆,让兄弟们担心了,我很抱歉。我很好,别来找我。——子龙敬上。”




tbc(?)


评论(3)
热度(22)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