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一炁生



曾经憾事心有违,不问前缘一时错,只愿今生两相随。 ​​​







梦里在落雨,不是赵生的榻,也不是赵生的观,但赵生知道自己是住在那里过。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的朱雀,长羽火红身,腾云方出众。殿外似有雾,赵生推门出去,门槛浸水了。

对面的是立着一个紫衣人,相距不远,隔得很近的样子。烟雾氤氲,从淡青变成苍白。赵生往前走了很久,但与那人之间还是那么个距离。就在面前,但走过去到底要多长时日,赵生也不知。







陵光,凡间妖也。

身为普罗众魅,道行不浅不深,亦如话本动了凡心,寻了情郎,歙漆阿胶。

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两情交媾,万物化成。

情郎乃名门之后,神情骨秀一羽士,陵光为于他私定终身,弃了修为道行,其他小妖都说他痴傻疯魔,勾引道士,无量天劫!

一界小妖怎能捱得住?怕是灰飞烟灭一场空。

可陵光哪听得进去,只知君心似我心,我心照君心,义无反顾一头栽了进去。

人间缘来如春梦,昏盲皆因身陷情酣时。红尘苦短苦长生,偏认了良人。水酒一泼,翻云覆雨。莫劝,听不进 。一世为妖,艳羡人情。

山河幻灭,肉身不熄。一回头,两双眸,轰轰烈烈燃烧的情,就化成一脉春水。搅和一团儿,定下了缘。


几多时日,珠胎暗结。陵光知道这是一个劫。他腹中胎儿出世,血光便会引来天神。

无畏风,也无畏雨。快要临盆了,陵光瞒着情郎躲进了无人的紫竹林,靠着竹林的庇护独自忍受阵痛,却不曾想到被也来到竹林躲雨的赵生看到这幕。







赵生,寻方乾道。须赍经戒,静室缘法,唯道为务,持斋礼拜,奉戒诵经,烧香燃灯,不杂尘务。

路过竹林纯属偶然,只记那荒山的天气特别的怪,风是湿润又清凉的,举住一片乌云,轻飘飘,黑森森。赵生隐约觉得雨中的紫竹林有团奇异的黛紫色的光。

赵生未曾见过这光,却觉得好奇,亦觉得熟悉,向着竹林深处走去,渐渐听到了痛苦的哀吟。

骤雨初歇,腾腾出雾,赵生一时分不清那人在做什么只好远远的看着。

他紫衣罩体,下身赤裸,细长水润的双腿分开弓起,凝脂白玉,半遮半掩,衣衫零乱,裸露的肌肤被汗水打湿。略有妖意,未见媚态。

人行大道,身心顺理,唯道是从。

赵生陡然惊在原地,心跳得犹其快。既入道修行,就自封了眼耳口鼻心五感七情和六欲,谩守药炉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

紫衣人痛苦的喘息愈发大声,撑着腰身忍耐腹中的阵阵疼痛,苦苦等候腹中胎儿的降生。

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赵生心中念咒稳了神,所见才得清明,原来是妖魅产子。

身为乾道,赵生自是神差取出符箓。

太上老君,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礼无不报,神其听之!急急如律……

咒语未完,只听一声啼哭,妖魅诞子于世。


长久的剧痛也总算忍了下来,陵光沉重的粗喘着,从没有这么累过,陵光微笑着心里絮叨,百年道行啊,在生孩子这事上全无用处,也是醉了。

陵光轻轻将幼婴抱在怀中,用衣襟擦去他脸上身上的污秽,浅浅一笑,轻声哄着,好乖乖,不哭不哭,咱们这就回家家见爹爹。

赵生的符半浮在空中始终没有攻向陵光,他静静看着陵光整理好身体,复又藏进那飘渺紫衣,最后裹好婴儿,摇曳远去。







赵生没有伏妖,他第一次放走了一只妖。根深蒂固的教条戒律统统在这只刚刚产子洋溢着血脉人情的妖魅前失效。

赵生转身离去,紫竹林的雾遮住了那妖魅诞子的血光也遮住了自己的判断,他这样想,许是此妖的道行太高,障眼之法,演幌人心。

回观,五更天,东方晓,清脆的梆击声响起,敲五下,三下慢,两下快。梳头、洗脸、穿袍、戴冠、系绦。卯时早课,酉时晚课。诵持《功课》,度己度人。


赵生一如往常,坐圜守静,修身养性。但他知道,自己每每再次立符,紫竹林那妖魅雪白细瘦的腿,落叶堆上扭动的腰,痛苦的呻吟和清甜轻笑,挥之不去,历历在目。

赵生一如既往面对祖师叩头朝礼,诚心诚意,存想圣容;却更存思首过,忏悔解禳。

夏雨抚人,乌云拢下来,绿意清明,像是浊气长吁,忽然觉得七情六欲悲伤喜乐都淡了,人间事已远,飘起来的只有未束的发。





伍 (崩坏的彩蛋?)

七月初七,赵生师父,家有妻室,转为火居,临离观前,予了赵生一钵冰镇杨梅。入口方知浸在杜康,又酸又甜,二人不消多聊几句就觉着人醉。

“赵生……你我,师徒一场,这,礼不可废,所以,为师临走前想请你,别再……别再想着你师娘了,行吗?”

“……师父,您说啥?”

“我……为师,为师……想劳你养牡丹。”

酒酣耳热,才是性情中人,鲜活血肉,心软情涌。师父离观后,予赵生一株魏紫。

八月十五夜,赵生一如往常打开院门,轻喊了一句:“我回来了。”

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话一般,院中牡丹墨绿的叶轻轻摇曳。而后,赵生才瞧见了一旁扶在桌上,肤光胜雪,身着紫衣的少年。

赵生一时僵住,却见少年悠悠转醒,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瞅着赵生的脸转了几转。赵生亦满眼都是眼前少年,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又隐然有一股矜贵的清气,不知如何开口,生怕唐突。

“你回来啦。”


今生因,来生果。休道是浊骨凡胎,便是三清天尊也弃了拂尘,引下神台。

若前缘如洗,生有何欢死何惧。





— 完 —

评论(8)
热度(19)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