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臆想∞

这大冷天儿 磨刀不能取暖 肉汤才能|・ω・`)

一个不正的梗 触雷就别看了|・ω・`)

糟糕的是我|・ω・`)

他们是最可爱最可爱的那种人|・ω・`)♡





|・ω・`)慎入!

OOC属于我!


















I


Hell!




马振桓的嘴角抽搐,咬牙,眉头紧锁。



又来!



晚高峰的地铁,男女老少,马振桓被推搡着挤在角落,寸步难行。
僵硬的下肢靠着护栏,腰背酸痛,动弹不得。袋子里塞着过会上班要换的白色演出服和一些小道具,包带压着他的肩胛,还要想着到站的时候能不能顺利挤下去。

每日常态,叹一口气。然而只是这种事,是不会影响到他的情绪的。

马振桓默默攥紧了护栏,努力忽略那贴上了自己侧腰的手。男性的手。


Stop!it!
And get your hands off me…Nooooooooooow!




马振桓觉得都怪自己,没把那神叨叨大师的提醒当回事,也没把那白玉当宝供起来,落得如此,悔不该当初。

虽然现在是有社会新闻报道,有会对男性出手的流氓存在,可是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而且…居然已经持续近一个月了。







那是雨天,一阵一阵,还挺大。车厢被带进水气,染得潮湿。气压低的日子人就觉得闷。一开始马振桓没往那方面想,毕竟人多,无意碰一两下实属正常,况且自己身高一八五,不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还是听冷漠的,所以最起码看上去不是好下手的对象。但后来,那双手,开始整个贴在自己腰上抚摸,这怎么想都不太对了吧?

马振桓当时是有点懵的,两眼还有点发黑,虽然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但自己,确实是在地铁里遇上流氓了。


其实起初也就轻轻抚摸一两下,但很快收回手,马振桓内心虽然抵触但并未深究,他是不想挑明的,其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可没想到这人居然盯上他了,而且颇有放肆的架势。从先前轻微的蜻蜓点水就离开,到后来即使马振桓努力挪开距离,也会立刻靠近再贴上。






现下,更是自己错误的决断所造成的恶果,马振桓心中郁结。这双手,骨节修长,很大,还挺白。贴着腰线滑向自己的裤腰,轻轻地扯出衬衫下摆,堂而皇之地探了进来。

当温暖干燥的掌心直接整个覆上来的时候,马振桓还是没忍住一颤,吸进的一口气被吊在心口。真是暴殄天物!闭着眼,缓缓做了个吞咽,喉结随之上下滑动。





马振桓,你要稳住。




可这流氓居然这么胆大妄为?!





马振桓肤色白净,耳尖此刻烧得通红。脑子里已是炸开一片,容不得他细想,在【A.抓住这双手当众呵斥】和【B.趁势给他的上腹部来一个肘击】之间,果断选择了第二项。

作为一名成年男性,身高一八五,被耍流氓已是羞事一件,再者说这人很有可能不会承认。

还是干脆点。




再一次深呼吸,马振桓暗中蓄力,握紧了拳头,收紧胳膊,向后一送,然后…


被人抓住了手腕,整个箍近了怀里。



看来,是错得太离谱…

马振桓慌了神。



该死!反应这么快,一定是惯犯!

马振桓挣扎着想抽身,又不敢大幅度,奈何对方的力气还比他大,没能成功。

马振桓很脑羞,准备去踩对方的脚。



【DingDong】地铁到站,提示音响,车门开启,人群随之躁动。马振桓感受到背后低沉的喘息突然加重,箍在腰间的双手也更加用力。

后知后觉,自己的后颈传来温热。

马振桓瞬间整个绷紧,猛地挣扎转身,却任凭自个儿怎么瞪大双眼,也只看到流动的人潮。


两眼一黑,马振桓揉着太阳穴,泄气地靠在角落,止不住恶心地发抖。





流氓!居然… 



用舌头。










tbc?













嗯…没错 我承认 这个把桓桓气得脸红耳热还舔了他后颈的小流氓就是我呢(ノ∇≦*)



…哈?Po是谁?谁是Po?(Θ_Θ)
天线宝宝嘛|・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收!…其实事态发展成这样都是桓桓的锅 都怪他自己做了坏事♂啊~ 都怪他 都怪他

(。・ω・。)ノ♡易恩可是健康积极向上阳光开朗可爱的年轻♂男孩子啊 







不知道能不能写下去…
レ(゚∀゚;)ヘ也没想好接下来是直接一鼓作气让易恩搞大♂事还是让桓桓歇歇搞些小♂事闹闹他…



嗯… 管他呢~先啃脖子!






哇咔咔咔咔咔咔咔



评论(13)
热度(45)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