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臆想♡


II

又下雨了,突然一阵。

“…不用的。

我已经在地铁上了…我没有。

人不多。…我可以上班的。

老、板、大、哥~

…放心,我挂咯。”



站台上来来往往都是嘟囔抱怨的人,马振桓挂了电话,就着广告牌的反光稍微理了理头发,又抚了脖颈,手背一片冰凉。

自己的伞大概是遗落在某次雨后的天晴,具体马振桓也记不清。当时应该是有人开车来接,所以才忘了。但那把伞好像用了蛮久的。说没就没。


隧道幽深,许是下雨天的缘故,冷风扑面,遥遥两道精光呼啸着逼近。
马振桓突然有点儿眩晕,双腿被震得微微发麻… 莫名想到一只吊睛白额的猛兽,安静地喘着粗气,就这么盯着自己,然后直接扑了上来。

车进站了。
马振桓站在车门前愣了几秒。
门快关了。
马振桓叹了一口气挤了上去。

人潮涌进,一切为之解魅。





马振桓依旧被挤在角落动弹不得。
每个人染上的水气,携带的雨伞残留的水珠,都浮了起来飘在车厢里。
雾气弥漫进他的五官,晕沉沉的感觉又上脑了。眨了眨眼睛,想睡。
稍微用力地掐了一下手背,马振桓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
马振桓有点不安。






那天晚上,直接覆上腰腹的双手和被舔过的后颈,还有整个过程,在马振桓的脑子里反复闪现。没有想到自己的脑波居然这么弱。深夜辗转,睡眠质量原本就不太好,再这么一搞,他根本睡不着。泄气地掀了被子下床。


“ …哥,你在干嘛?”
马振桓一个激灵,伸向冰箱侧柜中间层的手蓦然僵住。
“ …宝娜,怎么没睡?”
没有开灯,马振桓收回手想推眼镜,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戴。于是双眼失焦地辨别声音来源。
“ 梦见鬼了。” 马宝娜扒拉开马振桓,侧身从冰箱里拿出两罐苏打水。
“ 一个淘气鬼。” 拉开拉环,碳酸在空气里产生细小又密集的炸裂声。
马宝娜随意地把一侧的长发别在耳后,喝着苏打水,吸溜吸溜地。
“ 哦…这 听上去不太好…?” 
光线不佳,马振桓看不清宝娜此刻的神态,只能堪堪喝着苏打水,咕噜咕噜地。

俩人一左一右,就这么站在打开冒冷气的冰箱门前。

“ 唔…嗯。” 马宝娜喝到一小半的时候停了下来。闭着眼睛,捏着镜腿微微调整了镜片距离。
“ Evan. Go while the going is good.”
咳———咳!
“What?”
马宝娜拍着马振桓的后背帮他顺气,一脸冷漠。无奈叹气,拿着易拉罐转身,准备回房,又顺路随手把马振桓已经喝完的空罐丟进了垃圾桶。
“ 哥,你最近一直昏昏沉沉,整天又困又渴。我要是别人看你不爽,肯定逮着机会把你揍到哭。”
马宝娜看了眼手机 01:45
“ Yawn~好了,哥,快睡吧。已经 是新的一天了,祝你周末愉快唷。”
马振桓听着宝娜打着哈欠关上了房门,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照明灯,摸索着回到床上。




静谧的空气突兀地响起刺耳的提示音。
床上鼓鼓的一团被吓得抖了一下,窸窸窣窣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摸到一根数据线喉拽进了被窝。
在感受到手机震动后,马振桓翻了一个身,摆好姿势,深呼吸了一次,迷迷糊糊居然开始想睡。

过了一会儿,床头一直亮着手机,传来震动。

06:00【好。都依你。】

马振桓已经睡着了,安静地呼吸着

06:00【注意休息,随时联系。】








适宜的空闲,确实给了马振桓充分调整的时间。他感觉自己可以恢复正常的作息了。虽然今早起床后还是被人调侃里,即使那人自己看起来也半斤八两。

“ 哥,今天我们喝咖啡。来~”
“ 怎么了?喝腻了嘛?我泡的茶 ”
“ 并、不。” 宝娜把咖啡杯递给马振桓,随后抚上他的脸颊,惋惜地叹气,还摇了摇头。
“ 哥,现在你就像一颗病怏怏的花椰菜。”
马振桓表示你开心就好,接梗问道 “ 那你呢?花椰菜的妹妹?”
 “ 我?”马宝娜把落到胸前的一缕长发撩到身后,饮了一口,歪着脑袋笑 “ 我是莴苣呀~”




马振桓换了个姿势靠在车厢一侧的墙壁上,又想起刚刚出门前跟宝娜的对话。

“ 宝娜,我觉得我们虽然绿,但也应该是抹茶味的甜点。花椰菜和莴苣…你不觉得有点… ”
“ 可以呀可以呀。马卡龙怎么样?少女的酥胸~”
“ 永远都不腻!啦啦啦啦啦~ ”
最后一句是唱出来的,合声。
现在还余音袅袅。

马振桓绷不住冷漠脸,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连忙抬起手咳嗽。又装作自然的样子环顾了下四周。





已经过了六天,今天是第七天,周五。
车厢里人不少,大多是俨然已经进入周末模式的学生和上班族。
身旁的人一个转身,不小心把雨伞整个贴着马振桓的裤子蹭了过去。本来身上没几块干的地方这下是全部湿了个彻底。学生模样的女孩连忙道歉,看着马振桓局促地讲不顺话。
马振桓笑着说没关系,这种小事跟耍流氓比起来算什么?

又想起了那个人…
马振桓不愿回忆,可现在满脑子关于那人的片段。
身高有180。年龄感觉不大。声音,从喘息声推断,应该很低沉…

上班族?

马振桓脑子里浮现出新闻报道的中年男子,马赛克都模糊不了的变态感。但,那人的手…
啊… 脑壳痛。
马振桓怀着些许侥幸心理,应该不会再遇到了。自己已经躲了六天,况且上次也给过他颜色。嗯,虽然没踩到… 但他肯定知道自己不好惹。

没问题的。

马振桓还胡思乱想着,突然打了个冷颤。
   
Holy S**t!

和上一次一样,那人还是在自己的腰腹抚弄,熟悉的触感。
可马振桓脑子里一团乱麻,他感觉到了这次与以往的不同。
力道明显变重了,动作也变快了。
他在着急什么…
“ 唔!”马振桓急忙捂住自己的嘴。
他居然捏了自己的腰!
那人好像发现马振桓还没缓过来,另一只手便离开了腰部一寸一寸朝着胸部摸去。 

NO !

马振桓从粗暴的对待中回过神来,抓住那只手想往外拽,同时用自己另一只手的手肘往后去顶那人的腹部。可没想到,他似乎对自己的反抗很是欢迎。
不!是自己的反抗让他更兴奋!

God !

这人的力气看来比自己大,一用力就将自己按在了车厢壁上。
地铁行驶时的角度转换与轨道发岀了摩擦,显示屏里播放着音乐MV,没人在意这个角落。 

What A Bully!

马振桓心里骂,急得下意识又要踢腿向后踹。可还没等动作完成,一条腿,抵进了自己两腿之间。
马振桓一瞬间汘毛都竖起来了,他立刻停下挣扎,整个僵住,不再动了。  

那人笑了一下,很轻。但马振桓发誓自己听到了。居然,还是很孩子气的笑声。
那人把头很亲昵似地靠上了自己的肩膀,手上却更加用力地压制着他。

马振桓咬了嘴唇,猛地开口同时准备回头 “ 你—— ”

“ 马振桓,你这六天怎么不去跳舞了?”
低沉的声线混杂着一丝稚气。
危险的少年。

马振桓不受控地颤了一下,睁大了眼睛。

这个人居然!他居然!

他没办法思考,身后男孩的胸膛传来的跳动,加上自己,震得耳鸣。
马振桓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他发现这似乎不太可能。
男孩低声笑着贴在他的耳边,从鼻间的气息带着热度呼在他的耳垂上。如果可以,马振桓想要尖叫!
马振桓感到害怕,抑制不住的羞耻加上恐惧,让他的眼眶涨得难受。



他是谁?
他认识我?
他想做什么?
会被其他人发现吗?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爆炸式的疑问占据了大脑。
马振桓感到眼前一阵发黑。









TBC…

┴─┴︵╰(‵□′╰)摔!!!

这地铁我咋特么飙得贼费劲呢?!!

我也要眼前一黑!!!

都怪宝娜!!!

都怪我自己!!!

_(:3」∠)_

宝娜是我的心肝肝儿♡



另附两张配图 我超———闲(づ ̄ ³ ̄)づ

 被睡不着的马先生打开的冰箱 ⇩

  

请把啤酒脑补成苏打水 谢谢。




马先生的微信界面 ⇩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

臆想第一章重新修了一下,把微博上的配图加上了,食用更加美 ♂味。

http://zoey12340627.lofter.com/post/1d0faeff_d76950f


评论(5)
热度(30)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