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爱弥儿 ❷








童英杰和风间澈的五官其实有点像,但没人会把这俩人弄混。

第一是发型,一个大背头,一个自然卷。

第二是服装,童英杰更偏爱深蓝、黑色一类的冷色调。风间澈一般是绛红、素白,奕夫觉得好像是没见过他日常穿黑色。风间澈穿正装也很好看,加上卷发像个混血小王子。

第三是气质,风间澈总是那么温柔坚定地注视着别人,似乎他听到了什么悲惨故事下一秒就能感同身受地流出眼泪,安慰过后再给人打一针强心针,仿佛他就是后盾他就是依靠,不要顾虑向前走。童英杰则完全相反,总是将自己的情绪藏在那高傲的姿态之下,他的嘴角在见到某些人以外的时候很少会扯动,扯动的大多数情况都是讥笑的上翘或者不屑的下撇,他的嘴巴一般时候都是紧紧的抿着,好像想把原本就很薄的嘴唇完全抿进去不漏一点唇瓣出来。可他笑起来明明也很好看,陈奕夫这样觉得。


风间澈见过童英杰,有好几次。他来图书馆,看书,找奕夫。

一次,风间澈正眯着眼睛坐在窗前晒太阳,半睡半醒。

咔咔响的鞋底将他的瞌睡彻底赶跑了,他很不满地睁开眼睛,身子却因为酸软,还懒得动。

陈奕夫这时候正背对着他轻手轻脚地在清理书架上的积灰,他觉得就这样看着奕夫也不错。

但很快他就在奕夫身边看到了将他吵醒的元凶,别人口中那个和自己相似的人…



哪里哦?


根本完全不同类型嘛。




童英杰将黑色斗篷摘下来,随意搭在小臂上,手里拿着一个大袋子侧对着风间澈,面对着陈奕夫侧面站着。

“童童哥~不要在图书馆里走路这么响啦。”

陈奕夫转过头看着童英杰,轻轻叮嘱。

“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

童英杰也低声回应道。

“幸好现在图书馆没什么人,我送完东西就走。”

风间澈听到这本来打算弄出点动静让陈奕夫注意到自己,可一想到童英杰都这么说了自己现在醒来说不定还要和他交谈客道。是一定要跟童英杰好好说话的,要不然奕夫可能会对自己的印象变差。


但是,风间澈有一点点不情愿,他不想童英杰说话,没有理由,就是不想。于是索性把眼一眯,窝好继续装睡。


陈奕夫把童英杰手里的大袋子接过来打开,眼镜瞬间变得超亮!

“哇哦!谢谢你,童童哥。每次都给我带这么多好吃的,真是麻烦你了。”

说罢,陈奕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童英杰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看着面前神似大型犬的大男孩,低声念叨着:

“不麻烦,你吃得开心就好,我也是顺路过来送给你。”

陈奕夫让童英杰坐下休息,自己转过身去把零食袋放进柜子收好。童英杰正好选了个正对风间澈的座位坐下,把斗篷搭在扶手上,看着奕夫的后背,他的吞咽动作带动了喉结。

那一次,风间澈正对着童英杰,他看得清清楚楚。




快到闭馆的时间,又是雨天,人本来就不多,三三两两走出去,整个图书馆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今天是陈奕夫和风间澈在一起的周年纪念日,约好了下班后一起去吃饭的。

虽然…差点儿。

风间澈对着正在做收尾工作的奕夫,慢慢伸了个懒腰,毫无掩饰地地哼吟,他比约定的时间其实是要早整整半天。


奕夫关窗的时候,风间澈就跟了上来。

“我帮你。”

图书馆两侧一共有二十扇玻璃窗,陈奕夫和风间澈一人负责一边,很快就关好了所有的窗户。

风间澈走到门边,想了想,把门落了锁。

“奕夫…我想…”

”阿澈你在说什么?”

陈奕夫走进配电室,把电闸拉掉。一边说话一边走出来,迎面就和风间澈撞了个满怀。陈奕夫下意识搂住风间澈,不让他摔倒。可没想到风间澈将彼此抱得更贴近,还轻轻地舔过自己的耳垂。


属于风间澈身体的气息就这么横冲直撞地,灌满了陈奕夫的大脑。

“阿澈,我,我…这里,是图书馆诶。”

陈奕夫有点不知所措,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红。

风间澈不由得又笑出了声,挑了挑眉毛。

“诶~奕夫,你真的不想要嚒?”


陈奕夫很喜欢风间澈的嘴唇。薄薄的,软软的,温热又甘甜。有时轻轻舔过,还会不自觉的伸出舌头来与他纠缠。

陈奕夫越想,//情//欲//越盛。





















TBC.





(⁄ ⁄•⁄ω⁄•⁄ ⁄)嘿嘿嘿



卷毛狐狸澈哥哥的诱狼套路我给满分

相比之下 Jerry宝…

张牙舞爪的猫咪诶 外表凶巴巴内心却脆弱得不行...

啊~ 超美味





好!今晚搞完! 



评论(2)
热度(19)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