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Crazy On You ❼







水温不再温暖,漫过脚趾的温水已经完全冷掉了。

赵执终于放开了他,用一块白色的浴巾将他的整个身体覆盖住,他能感觉到对方有力的双手,隔着干燥的织物,揉搓着他湿透的短发。手掌下的热度在他的皮肤上渗透,如同滚烫的岩浆悄无声息地爬过肌肤,穿过纤细的神经末梢,在无数根血管里汇流。


童英杰将头埋得更低,水滴从他的鼻尖滑落,鼻翼发红,像是因为不安,又像是因为恼羞。

此时他意识到自己的气味与赵执身上的气味亳无二致。那香味并不浓,却与他的气息完美融合在一起。


无尽的海。


海水掀起高高的波浪盖过他的头顶,咸涩的海水涌进舒张的肺叶里,直到海水挤满每一个肺泡。

这令童英杰感到窒息而轻微不适,但同时又有被填满的饱食安眠之感。


“抬起头来,看着我,“ 


赵执捧起童英杰的脸,用指尖轻轻地摩挲着柔软的肌肤。

“刚才,我是不是又把你吓到了,小杰?”

赵执的眼睛依旧得像一片倒映着星辰的暗海,虹膜上的光,潮湿地悄然化开。

这时童英杰感觉到—个柔软的触觉落上他的眼睑又很快消失,赵执温暖的气息近在咫尺,是往日依恋的温度。

“知道吗,你的这双眼睛,“ 

赵执喃喃道。

“我宁愿毁掉一切也不愿意毁掉它们,它们是如此纯粹,让我想要时时刻刻凝视进去,看到更深层次的一切。所以,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不要将视线移向别处,你听明白了?”

童英杰这次是真的没有反抗赵执,安静地看着他,眼神迷蒙,一片幽黑的眼里鲜少泛起涟漪。

那或许是爱意,又或许是恨意。

但他们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无条件地相互依附,而不去管这一切所带来的后果。

这种时候,沉默往往比言语更奏效。



赵执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他的嘴唇微微张着,继而勾起一个微笑,缓缓转动的眼珠里像是点燃了海上明灯一样亮。

“我想,你是明白了,不过,“

赵执手指更深地陷进皮肤里,叹息道。

“你像在用这双眼睛控诉我,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眼神。”


童英杰感到有些好笑,他几乎想要紧接着他的话语回答“是的”,可他终究没有那么做,他依然选择沉默作为他的壳,将赵执暂时隔绝在外。

“你打算一直这样,永远不再跟我说话?”


童英杰没有否认,只是披着浴巾的感觉令他尴尬不已,他稍微挪动着脚步后退,却踩到了地板上沾着水而变得滑溜溜的瓷砖险些跌倒。

好在赵执反应迅速地拉住了他,将他再次拉向自己的方向。

“别逃。”

“没有,我没有,就是…”

童英杰很快反驳。

“能不能让我,先穿上衣服?”



“在我面前你需要穿衣服?”

赵执故作惊讶地问着。

童英杰只觉得一头雾水,不愿细想。


“过来。”


赵执推拉着童英杰的手臂,将他领向浴室的另一端。当他无意中经过洗脸池面那蒙上水汽的镜子时,他看到了镜子里自己。

而他想要记住这一刻。

地板上什么都没有,四周的瓷砖也是冰冷的牙白色,毫无生气的色调使这个封闭的空间更显沉闷压抑。 


“我很爱你,爱你的眼睛,爱你的笑容,爱你的身体和灵魂。”

“我爱你。在重新找到你之后我高兴到几乎要发疯了,于是我叫人在你的公寓门前装上了监控器,它录下的影像直接传到我的私人电脑里,我每天隔着屏幕看你,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你喜欢用中指推鼻梁上滑下来的眼镜;当你因为没带钥匙发愁的时候你会因为焦虑摸摸自己的鼻子;你很喜欢周末在公园里遇见的那只名叫PoPo的金毛犬…关于你的所有细节我都知道,而当看到你在那天阴沉着脸走进家门时,我知道了你会去哪里。”

“我知道,那是重新见你的绝佳机会,所以我赶去了那里。”

“当看到那些家伙紧贴着你时,我真的要气疯了。他们的手就放在你身上,眼神露骨到像是想要把你给吃了。我站在黑暗里捏紧拳头,该死的嫉妒让我差点冲上去拧掉他们的头。但是我忍住了,我没有那样做,大动干戈也太不值得,毕竟…毕竟他们并没有真正碰你。”

“然后,然后我重新得到了你。那时候我就想`我终于可以兑现当初所说的那句话了’;可是你,你并不愿意我碰你。你宁愿,宁愿陌生人对你上下其手,也不愿意我碰你。因为,你无法原谅我所做过的那些事情。”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因为你根本不相信我的任何话。”

一长串的自白后,赵执低下头,柔顺的发丝扫过他的脸颊,在他抬眼的时候,童英杰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却似曾相似的赵执。

无助的,脆弱的,脸上的表情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们是一样的。



“后来我失控了…因为我太想去爱你,用我自己的方式。”

“那么你可以停下。”

沉默了许久的童英杰终于开口,他的声音像金属一样凉,可他靠着赵执的那半边脸颊却很温暖。

他的身体很温暖。


“我…我做不到,因为只要我停下来,你会再次离开我。” 

赵执摇了摇头。

“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所以,我决不会让第二次发生。”

“这样做亳无意义…执。”

童英杰叹了口气,低垂的睫毛沾着水珠,让人很有想要凑上去舔吻干净的冲动。

“为什么亳无意义?虽然,我骗了你,可你也骗了我。为什么我就活该一辈子被你冷眼相待?”

“因为你要结婚了,你个蠢货!”

童英杰突然破口大骂,那个瞬间他意识到这可能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这样大声说粗话。

“你已经有了新生活,我也同样,你不应该再让我参与其中。”

“去他妈见鬼的结婚!”

赵执无所谓地笑着。

“这个烂理由根本不能说服我。”

“所以你倒是向我解释啊?这所有的已经发生的恶心的一切。”

童英杰瞪着他,眼珠因为充血而血丝密布,当赵执再次尝试着贴近他时,他捏紧了拳头。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在童英杰意料之外。他们像两个穿运动短裤的初中男生,在浴室的地板上扭打在一起。


他揍了赵执的脸,赵执手肘击中了他的肩颈。


可最终赵执还是占了上风,他将童英杰压在身下骑上对方的身体,用膝盖挤进那张开的腿间。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我再说一遍?”


从耳边传来一声幽幽的叹息,那是赵执发出来的。


“为什么?” 


童英杰还是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还没有准备好…”

赵执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字。


“准备好,什么?” 


童英杰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哑如同朽木。

对方并没有马上回答,空气在陷入良久的死寂之后又开始震动。



“面对那个软弱的自己。”

赵执在他耳边一字—顿的说。







他们是一样的。










TBC.




快结束了...



你们俩要弄死我了…


评论(2)
热度(9)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