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网友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灼灼桃夭 · 完结篇

前文:有很多个前文...


BGM:江山雪

满汉李蚊香版本 我爱死独白了





饼在华山与钤师兄相伴一年
次年立春
若木圆寂 佛齐三叩首 上华山寻饼
佛齐与师兄对峙
饼选择与齐下山 师兄堕魔与佛齐一战
公孙钤 歿

爱生于昵,昵则无所不饰。

缘饰著爱,天下鲜有真可爱者矣。


饼跟佛齐相守一年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庙宇人间香客千 头尾二人 是为眷侣
佛齐仍有纠结 半缘修佛半缘君
方丈说过 两人若相守必双亡
饼不在意 若能死在一起也好 生离才痛苦

方丈圆寂后朝廷拨款给佛齐 因此不差钱
佛齐给饼买了一处靠近寺庙的小院
自己仍住于寺庙
与饼处于微妙的【分居】状态 
就是… 你懂的 
佛齐自己排了一个值勤表(误)
到了日子才出寺庙去饼的院落
也不是说佛齐去得勤 饼撩得更勤

佛齐就 阿弥陀佛 佛祖您休息闭会眼 
我现在不是因心我是齐之侃
空即是色咯 色就是空哇 一切恩爱会啊

佛齐愈来愈出名 要出去讲学讲座那种
佛学文化交流大会
佛齐主要是负责武学这块(哈?)

饼不想跟佛齐分开这么久 想跟着
佛齐不同意 理由嘛…有很多
最伤人的大概就是
随行的身份 名不正颜不顺 吧…

第二年立春 佛齐走
饼饼开始一个人过日子
寺庙和家两头走 鲜少露面于市井

三月龙头节 
辰时 雨乘虚而坠 大而密
来了一位着墨绿外袍的小公子
饼饼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助
小公子连忙作揖
“打扰师父了 在下刚及弱冠 不是长安人 龙头节与自家良人一同出游 怎奈天降甘露 我俩正逛着呢 就被街上的百姓给冲散了 在下身边没有银两 故而无法买伞 还打搅师父 望借庙门躲躲风雨”

饼饼听了当即表示无碍 还可赠伞 
“庙门风大 可别被风吹坏了身子 随我进殿好生避雨吧”

小公子摇头谢过
“多谢师父美意 我家外子愚钝 怕他找不着我 我在外头等着就好 还望师父莫要劳神”
话音刚落 就听急促的三两呼唤
“孟孟!孟孟!”

月白的油纸伞 春雨淅沥沥
少年笑着别了饼饼躲进伞下
笑容清甜 没有一丝儿杂质

长安雨 古寺韵绸缪
油纸伞中两相依 桃树花下湿清眸
孤影夜 竟得故人一入梦里 





☯️ 游魂为变 精气为物 卍


而或烟花三月他离了扬州,取道巴陵,折转荆州,路经襄阳,披一身仆仆风尘叩开了一个在长安城的院门。


“ … 师兄?”



我们自幼一同在纯阳宫长大,阿蹇比我小些年岁,却先我下山,待我出师找来,一处小院,一所旧屋,我的阿蹇。


倒也无甚关系,我掩着道士的身份沿路做着生意,买进卖出原本千秋业,辗转在富庶地,洛阳、扬州、风生水起。湿风润水的地方总是有好做的生意和有趣的故事。就这么千里迢迢地奔赴长安城,做生意还是来看他,我自己都说不清。我的阿蹇。


他又清瘦了些,过得似乎不大好,总是入不敷出又不知那些银子飞去了哪里,最缺钱的时候连着几天都是素炒青菜,青菜素炒,可沏的茶还是最好的蒙顶石花。我的阿蹇。


于是我就顺便买了好些鱼肉蔬食。我在案上杀鱼刮鳞,烧水卤肉,他在旁刷锅洗碗,听我念叨分别的几多时间里我听到见到的故事。每讲到高潮迭起时他都会蹙眉,我就笑着伸指去点他眉心,刚洗过菜的手指留下一道水痕。我的阿蹇。


有时,我问起,他也会简单提一提自己与那人,寥寥几句,他知道我不爱听,我看着他姣好的侧颜,而他无知无觉,慢慢地讲着云起花开。我的阿蹇。



鱼汤炖得雪白,掀开锅盖时起了浓厚的一层水雾,我弯腰盛鱼汤,在水汽缭绕里专心地盯着铁锅。我的阿蹇,爱吃鱼。


“若我尚在,听得你讲,要好生心疼。”


“… … 师兄?”


我的阿蹇



冥痛思我一生 与偕你十年光景

无不涌心雾眼 虽有吞鸟折花之手 莫能追溯

茕茕一梦 枯涩黯削 不能自传其爱


然朱雀失心 翔舞悲苦 天下必乱 


而我 早已回天无力 无法护你周全




我的阿蹇 


若我尚在 


怎舍得你




“… … 师 兄?”




不知阿蹇之梦为钤与?


钤之梦为阿蹇与?


孰真?孰幻?






因心法师 应邀在四方讲授佛法


三月春分 天上鱼鳞斑


一小沙弥告诉他山外桃花开得正好

课罢无事 便欣然前往一观


巴陵桃花山果然名不虚传

远看似红云朵朵 近观更是娇艳鲜妍

有风拂桃枝

残瓣如雨飘落 实乃芳菲景


又一阵微风抖落一树桃花

因心看看这烟火人间

面上是无悲无喜的慈悲神情

却在花瓣尽落时恍惚见一白影分花而来


小沙弥看着因心空寂的神情 甚是不解

难道因心师父是因为没吃到桃子而心生烦扰吗?


“因心师父,一禅觉着,我们巴陵的桃子与别的地儿的并无二般不同。师父可莫要忧愁于桃,不开心呀。”


童言无忌


因心听闻却心里空落

虎头虎脑的小一禅却已经和枝头的鸟雀玩了起来



“ 阿弥陀佛 ”



三世因果 六道轮回


因心欲折花枝 却还是罢手

唤了嬉闹的一禅 翩然去了


 


 




四月清明 上天同云 雨雪雰雰


饼饼一早开了庙门 

寺外站着一位朱红衣的俏公子

他说 他叫陵光

话音刚落就泪眼婆娑悲上心头

饼饼很无奈 饼饼很无辜

问光光为什么要哭

光光哽咽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悦君兮君不知

饼饼更懵了 exome?


光光塞给饼饼一封信让饼饼看

饼饼看完了发现字迹非常熟悉

抬头想要追问光光 却已没有人影

垂头丧气之时才瞧见纸张背面还有字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卦不敢算尽,谓天道无常。

卜一纸玄卦,逆天命无惧;

情为你而起,大梦又何妨。


故人只叹,物是人非事事休。









日子还是平淡无奇地过

饼饼一直给佛齐写信 

写得不算少 但表达内心情绪刚刚够

可佛齐从来都只回

【安好,勿念。】

只是落款加上写信时所在的地址。



十一月下元


清晨 一如既往 

饼饼正在庙里扫地

前一夜又早早飘了雪混着树叶 

饼饼看着满地狼藉 叹气

委屈巴巴地都没注意到米庙门外的人

毓埥


当年给佛齐话本子的小公子就是毓埥

现在他是手握兵权的王爷


毓埥与佛齐幼年有片面之缘

原本想着寻来想让佛齐引荐让若木方丈帮他看看命

奈何方丈已经圆寂 他也就一直没来

这些日子他正好有事在长安停留

就想去见见佛齐叙旧


毓埥到寺庙的时候 就看见饼饼在扫地 

扫得…不堪入目?或者…有点抱歉?

毓埥看着漂亮的饼饼本来想着

等他忙完我再打扰也不迟 

结果…饼饼扫地扫好慢



饼饼一个人扫啊扫啊 

伤心事啊 满心怀啊

小齐为什么不回我有意义的信啊


毓埥站庙门冷风吹了好久 心里就纳闷

这白衣美人不是佛门中人吧

穿衣不像 举止也不像

而且 连扫地都扫不好 还开始哭  

真是奇了怪了


毓埥看见饼饼打了个喷嚏

脚下虚浮居然往后退了两步

就立马进门 搭讪了…


搭讪完了

饼饼哭得一抖一抖的 

毓埥解了斗篷把饼包起来了

然后就…拿起扫把

莫名自觉开始扫地…


后来

毓埥就真的是认真在扫地

饼饼也认真在抽泣着平复情绪

毓埥用自己最帅气的姿势扫完后

就开始撩饼了


这时候饼饼肚子叫唤了一声

两个人沉默了片刻

毓埥就邀饼饼到最好的酒楼吃饭


饼饼谢绝了 说自己已婚不方便

毓埥当时就懵比了 

饼饼看着毓埥 通过方才的交谈

他感觉这人不是坏人

又帮自己扫了地 

还给了自己斗篷保暖

是好人 吧


大概 也是

佛门呆太久忘记江湖险恶了 吧


饼饼邀毓埥

若是不嫌弃 他亲自下厨做为答谢

毓埥立马特开心

觉得自己以后要多来帮忙作苦力

堂堂王爷就沦为了免费劳动力这件事…

咱们暂且按下不表


其实…也因为饼饼想吃鱼 

可自己一个人弄不来

现在有了毓埥… 他觉得会容易很多


饼饼掌勺指挥着

毓埥杀鱼刮鳞什么的


饼饼想的鱼 叫桃花鱼

是他钤师兄当年发明的做法

让鱼先喝桃花酿 再清蒸


饼饼把鱼灌醉了交给毓埥刮鳞

毓埥掐着鱼脖子就很纳闷 真不杀?

饼饼对着毓埥说

会好吃的 我师兄在的时候常做给我吃

毓埥看着饼脸就红了

手上力气没注意差点把醉鱼齁死…


毓埥又问起饼饼的师兄

他是听说过公孙钤的 

华山纯阳历代最年轻有为的监院

只可惜…


饼饼说着说着眼眶有点红

毓埥就连忙说

哎呀 我来看锅子 这个雾气太大了 熏眼睛


折折腾腾终于忙好了

俩人终于开始吃了

桃花鱼地味道很不错


吃完了洗碗

毓埥陪着饼饼 帮忙

俩人洗着洗着…


毓埥一开始进屋后就发现袈裟 佛珠

这个时间段憋不住就问饼 语调促狭

你夫君…不会是…


饼饼的语调平常

是他 齐之侃 因心


接着就沉默到洗完碗

毓埥想想心情就微妙


出家人啊…厉害了 齐之侃

接着小心翼翼地问

可你们之间的契约与仪式

什么都不作数吧?


饼饼听了就又有点难过

想起在一起后

小齐确实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话少了 也不爱笑了

现在又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

出去这么久 回信也敷衍

伤心事太多 饼饼憋屈得快晕了

脾气上来了 让毓埥早些回去歇息


后来…

那次认识后

饼饼知道毓埥是个好人

自己脾气也确实不好

毓埥是自知气到了饼 但他不放弃

两人见面还是勤的

毓埥追饼饼

一直有送衣服和其他礼物

不瞎送 只送需要的

还会抽时间跟饼饼约饭


后来 就到了 大寒 落雪

饼饼还是在寺庙里扫地

这次没叶子扫了 都掉光了 只扫雪

毓埥过来了 给饼饼送狐裘斗篷


饼饼一张小脸儿就躲在斗篷里


饼饼想起去年 想起以往

师兄还在 他们还在一起过年

这一年过完年佛齐就来找他了

他便和佛齐下山


这天信吏也来了

佛齐给饼回了信


这次只有俩字

【念君 】


落款也只有俩字

【因心】




饼饼一直给佛齐写信 毓埥是知道的

还差人帮着送过

看到饼饼收到这封回信的时候

毓埥终于忍不住开口

出家人不可寄情

佛门最无情


毓埥想让饼饼松口

跟自己走 过好日子

让饼饼放小齐去修佛


饼饼扫雪扫不好

毓埥又跟他讲这种话

就把扫把一扔

气到晕厥的边缘

毓埥就马上扶在怀里

护好不能摔着


然后…

佛齐 就正好回来了


阿弥陀佛

毓埥老友

别来无恙



当朝开始内乱 毓埥得一贵人相助

方可有所作为 且势可登天


临走前毓埥交给饼饼

虎符和玉玦


毓埥说一仙人托梦在年幼时予他

并且叮嘱他一定要好生守护

方可保今生平安 这是他前世的债

他醒来手中便有了


昨夜那仙人又入梦唤他

让他交付于齐和饼

他便一切明了了


但毓埥原本还心存侥幸

若饼饼愿意跟他走 那…


阿弥陀佛

常言道

朋友之妻不可欺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 

嫂叔不亲授,长幼不比肩。 

劳谦得其柄,和光甚独难。 

周公下白屋,吐哺不及餐。 

一沐三握发,后世称圣贤。




后来… 佛齐和饼饼终于重聚

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静候年关


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又是一年 二月立春

一清晨 二人起身后

一前一后入了寺庙


饼饼还是在扫地

却脸色一变 脚下不稳 欲倒

佛齐正好看到上前扶住

麻烦小齐了

饼饼说着便故作轻松地站起来


佛齐却发现他的口唇发白 面色难看

查探脉息 心中一惊

脉象沉迟细弱 甚至虚到难测

如不是身染重病 便是内伤已久 元气虚亏

饼饼只下山一年不到…

怎会 如此?


小齐 我的手 你可还喜欢?

饼饼却笑着搭上佛齐的肩膀




饼饼的内里

在当年被若华摧毁殆尽

为了桃花血脉


又幸得这桃花血脉方可保全性命

公孙钤尚在时 得鹤丹而内有仙气津微

日日渡气望可复原饼饼的内里

可他忽略了自己 他手上沾着彤鹤的血

三生石上旧梦前缘

前世慈悲碧落黄泉

公孙钤已是夜夜梦魇 临近堕魔


人人都已无法回头







这一年


三月惊蛰 毓埥得天下


三月春分 蹇宾歿了





四月清明 


一夜之间禅房门前长出一棵桃花树




夜夜月色照花人

曾经花不如人

如今人不如花





日复一日


因心还在寺庙里 却早已没了本心




年复一年


毓埥得天下后第七年 谷雨


因心法师静坐于禅房中 

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棱洒落他的蒲团


因心听着鸟嬉声

一片桃花瓣被风卷下

入了禅房 轻轻落在他面前



因心忽地便忆起隔世的梦境 


白衣翩跹的身影 犹是惊鸿照影来 




“ 阿弥陀佛 ”






毓埥在位的最后一年 已是年逾半百

他知道饼饼已经不在了

但还是来到了佛齐的寺庙 


只见因心竟还是当年加冠的面容

未曾老去分毫


毓埥惊愕失色

上前触碰到佛齐的一刻发现

因心已经圆寂

面前一纸写着

【念君恩】




庙堂钟声 古刹梵音 天地悠悠


原只独毓埥一人留


 



因心法师,一生向佛。

袈裟禅杖,舍得红尘。

日夜以复,念诵佛法。

桃花树下,心念君恩。






一生一世一双人

半醉半醒半浮生






END.












图源来自网络

评论(9)
热度(28)

© 你的网友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