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Seven Minutes in Heaven







✖‿✖

游戏的规则:
一个青少年聚会游戏
一般是生日Party
用“各种方式”选出个“幸运人士”
关进同一个柜子里7分钟
随便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非常有♂趣♂的游戏wwwww













易柏辰看着近在咫尺的马振桓。

跟着熊梓淇小酌怡情了两杯的他,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梦境般的不真实。




弥漫着果酒的甜腥味的空气,沙发和地板上也洒了一堆堆膨化食品的碎屑,易拉罐空瓶有鼓有瘪地散落在地板和桌上,吃剩的披萨和炸鸡被挤上了过多的番茄蛋黄酱,电视屏幕正在孜孜不倦地播着午夜档。


男人们横七竖八地陷在沙发里和软椅子上,王以纶揽着林子闳的肩膀,后者难得地没有推开他;许明杰占领了另一个沙发,因为黄伟晋一个接一个的酒嗝笑个不停;软凳上的熊梓淇正在絮絮叨叨地对着阖眼的赵志伟说着什么……


他们为情人节而干杯。



这个改变易柏辰人生轨迹的人,充分利用自己柔软的腰身,以一个慵懒的,甚至妖娆的姿势,半阖着眼,躺在沙发的一角。

易柏辰看着他,坐在沙发另一角,捧着一包膨化零食,嘴角沾满碎屑。

男孩的那双大眼睛,就这么盯着那人。

还是那般熟悉的炽热与深情,丝毫不在意镜头放大了他的脸,像是一种挑衅和炫耀。他就是那么爱身旁的那个男人,看到了吗,我喜欢他,他是我的,然后带着好看的微笑继续欣赏着那男人的侧颜。

头狼征服猎物时带着强烈的占有欲,就像此刻的易柏辰。



易柏辰对马振桓的爱慕,早就像侵蚀草原的火一样,越拖越蚕食他的心。

也许没有人知道,他也不打算说出来,因为他不觉得这件事会被什么人在乎。



人生在世,谁还不为一两件物事成个瘾。

藏着可谈不可谈的缘由,被困囿于狭窄不能轻松自救,进退于维谷之间。

琐碎不知不觉消磨腹侧纹状体环路,不靠代偿性的活动根本感受不到快感。

七分饱,三分醉。

别拿走暗恋者的酒,他们还得靠它从悲哀里落落大方地走出来,有点湿漉漉的愤怒,若失败,也好和命运来场无意义的抗辩。 






“OKey,那么”

许明杰躺在沙发上伸腰,懒洋洋地说着。

“今天的重头戏,要开始了。”


“Yooooooo~七分钟天堂!”

剩下的人欢呼起来,但不包括马振桓和易柏辰。

易柏辰是对这个词毫无头绪,但马振桓,易柏辰不确定。马振桓私下里很疯玩很大是出了名的,但易柏辰清清楚楚看到他听到起哄后闭上了眼睛,微微蹙眉,想把脸侧过去埋进沙发里。



“那么,我来抽牌啦~”

黄伟晋扬了扬手里的卡片,主唱大人带着醉意的台湾腔尾调高昂。

“每张卡上,都写着一个名字,抽到名字的两个人…”


“关!进!柜!子!里!七!分!钟!”

字正腔圆的铁岭话。熊梓淇扬起握着山东青岛啤酒易拉罐的手,指了指客厅角落里的衣帽柜。



“喂…我说,我真的不懂,把两个人,两个一米八的男人,关在一个比冰箱还要小的柜子里七分钟?”

“宝贝!相信我~除了灰尘,还能有更多…”

“王以纶你走。”

“不嘛不嘛~”

“好……我走。”



炸炸哄哄的一阵,易柏辰一时间也看不出这个游戏的意义所在。

黄伟晋抽出两张牌,许明杰立马跳起来,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喊出了第一个名字。

“Evan”

“Woww!Evan!Evan!Evan!”

马振桓躺在沙发里装着鸵鸟,被林子闳拽起来的时候,皱眉的幅度比前一次更夸张了,小脸苦兮兮的,委屈巴巴又不情不愿,却笑着抗议。

“是我嘛…OMG…为什么是我诶”

马振桓歪歪扭扭地走过去,打开柜子门。

“这个也…也太窄了点吧~”

马振桓的声音有曲线的形象感,比现在吃的番茄薯片还要卷,易柏辰想着。



易柏辰看着马振桓,从后脑到小裙摆,在马振桓回过身再次抗议的时候,移开视线,瞥了一眼柜子,比他想象的还要小。

他不知道马振桓在撒娇什么。

他要跟另一个人挤在一起,充斥着对方的气息和酒味?

别开玩笑了!



易柏辰卷起薯片袋,腾出两只手来胡乱抹了抹嘴巴,Set好表情后,在除了黄伟晋都坐着的人当中,慢慢起身。

“诶诶诶诶!易恩你怎么知道是你?”

“……………………诶?!”

其余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他身上。接着是一阵欢呼,易柏辰能听出来王以纶和熊梓淇的声音特别响。

黄伟晋在身后默默拍了拍他的背,许明杰站在一旁。他只好僵直着脖子回以他们一个看起来应该不是特别欲盖弥彰的冷漠脸。

“易恩啊,你可要好好表现。”

两个人以一种极其暧昧的眼神看向他。

“做哥哥的只能帮到这里了。”

许明杰锤了他一拳又拍拍他的肩膀。

“可不要打架唷~”


易柏辰喉咙一紧,想要赶快离开这两个老妖精,又差些因为麻木的右腿摔了个跟头。

“易恩是太激动吗?”

他听见赵志伟说。

“没有。”

易柏辰刻意又压低了写自己的声音,双手不自然的插进裤兜里握成拳,仰头看向天花板。

“没~有~”

熊梓淇以一种极其浮夸的演技学着他的样子做了一遍。

而此刻的马振桓,懒洋洋地靠着打开的柜子,温柔的笑容正对着自己。


哦,干。






易柏辰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也不可能拒绝。他看着马振桓钻了进去,便脱了自己的外套,也朝着柜子走过去,一路尽量不让自己踩到那些散落在地板上的易拉罐。

哦,混合了各种语言的起哄声一秒都没有停歇。


柜子里的马振桓并没有占用多少空间,他的后背紧贴着一侧的柜壁,努力给易恩留出更多空间。易柏辰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他只觉得马振桓这些天看起来似乎比往常更加削瘦,似乎一只手臂就可以把他揽个满怀。

易柏辰咧嘴一笑,露出整齐的犬齿。

马振桓能看见男孩脸上仍然有细碎的薯片屑,就在左边的嘴角上面。于是,忍不住从柜子里伸出手,给易恩抹了干净。

易柏辰愣了一下,大脑却一瞬间上线,在其他人更大声的起哄响起前,率先钻进了那个小空间,并顺手关上了柜门。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易恩,你可以再往这边靠一下,没关系的。”

柜门关起来以后,视力不好的马振桓只能从门缝里透进来的光观察男孩。他有意识地放低身子,给男孩更大的空间。却没想到易柏辰关门后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立马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马振桓是真的不明所以,他的后背紧贴着木板,想着还好这个柜子够高,塞下两个男人显得不会太过紧贴。

要知道距离上一次已经隔了一段时间,也是他先拒绝的没错,但…他们确实是被紧凑的工作压榨得没时间,也没精力。好吧…他自己没精力做。

那现在,这么突然地,把他们两个关进狭小又黑暗的空间里,马振桓都感觉到空气湿热得不行,这小孩竟然一上来又就玩手机?!


“易恩你…唔”

马振桓的发丝轻轻地扫过易柏辰的额头,柔软的嘴唇碰触在一起。易柏辰舌尖上有一丝甜甜的味道,像是刚刚吃完的番茄薯片所造成的。马振桓一边压抑着过重的呼吸声,一边努力将对方甜腻的味道从口中摆脱出去,他往后缩,头却快要顶上了身后的柜壁。马振桓听到发出了相撞的声音,后脑却没有感受到疼痛,反而是柔软的掌心传来温热。

“马振桓,你别躲我。”








戳链接看第三张

http://m.weibo.cn/3518570990/4093080758358636

















七分钟天堂

糖果与佳酿

肝和肾脏

谢谢🖤


评论(6)
热度(56)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