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Zoe

脑是守序邪恶 梗是邪恶混乱

凉薄





他在中央站着,怎么样都显得渺小。

 

雪还在落,风凛冽到刺骨,嗖嗖地裹住耳朵。这样你就只能看见一片白雪,只能听到那阵风声。大衣会随着它摇摆,在空中划出凌乱的痕迹,像垂死的飞禽在挣扎。但是天是亮着的,像这地一样,被覆盖了。

 

脑袋里清明地就像雪,冰凉的,柔软的,一碰就碎的,但他想说其实他的心脏里装了满满的茶,能暖彻心扉,却苦到骨子里,闻不到沁人的香,就像离别前开不了口的那个吻。那些由口舌交缠而编织成的记忆忽然就寻找不到了,应是被体内的火烧了个一干二净。

 

但仔细想想,到头来他甚至觉得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人该忘却的就不能记住,所以他能忘记走来的艰辛痛苦,可怎么能记住温存,如果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记得永远忘不掉,那是不是能杀人?

 

他不知道。他曾经也想像自己学会社会人的的嗤笑辱骂,这样他便能否定别人再否定自己,但所有的理想乡是现实的美妙臆想,多少个无眠的夜晚里开满了晦涩的花,他仅仅是藤蔓上的一只青虫,以弱小之力进行掠夺,理所当然的索取什么,像个愚蠢的溺水者。

 


够了。



 

为什么我总是错误的哪一个。不成熟、幼稚,是不是扎根在我的脑子里,我想长大,然而总有根钉子死死地卷着我的皮肉,我越过那条线,它就开始行动,齿轮般毫不留情地转动身体,搅动肌肉、血管、皮囊,扭曲、撕裂、碾碎,但我甚至听不见他们被破坏的声响,因为雪掩住了我的眼耳,我看不见眼前,听不见周围。

 


有人告诉我这是爱。






搞笑。


这种感情可以把人逼疯,你得时时克制自己去避开他、顾及他、逃离他,你心心念念想着不去伤害他你得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你要忍让要包容要理解,你最后得到了什么?


你个蠢货。



你知道吗,你只剩一个人的雪地了。

 








来,让我们再想想,在变成雪地之前这儿是什么个样子的?


哦,或许有床和暖炉,茶几上有零食,被一次次地丢在垃圾桶,被训斥的自己把香烟也一并丢进去,堆满了整个圆筒。手机有些旧了,上个月原本想去换新的,但是他走了,就没兴趣一个人去了。冰箱门上有字条,多喝牛奶,不要睡过头,不要吃太多零食。他的身材一直那样好,头发一直很长,会忘记剪,软软的,伏在颈脖上,自己念了他的名字,然后亲吻了他。

 



家是脆弱的,他们变成了雪地。但他怕冷了,所以便先行一步,离开了。浅显的道理,他懂,也相信自己懂,所以我没有说再见。

 



走吧,别回来了,我不怕,但你怕冷。

 


他在雪地里擤擤鼻子,心里终究是舒服了那么点。羊毛的围巾贴在皮肤上,他有些痒,就伸出手挠挠,起了块红印子,红得像那日对方离开时的眼眶。


……行了行了,老天,他都失恋了,别让他矫情了,别让他想他了,他心脏生出的钉子咯吱咯吱地转着呢,他痛得要死,别让他再想任何事了,他得集中注意对付疼痛,做更多的无用功。

 



自暴自弃得想光明正大,他想想看大概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那样优秀的一个人。


地位不平等的卑微失恋者的特权嘛,如果能让雪停下就好了,看不见东西让他很难办,他想刨个坑,把啥都放进去,埋了,埋到深处再也别看着。


魂灵的深处却叫嚣:不行!你不能那样做!不要这样!呀买碟!STOP!


唧唧歪歪地太烦人啦,雪先停吧,让他看着,慢慢犹豫。或者找根树杈点兵点将,点到了那边再决定埋还是不埋,虽然他有可能把两根树杈搞混。

 


但是有人说,这两根长短不太一样,你摸摸看,然后自己点一点罢。突然听到声响,他的手一抖,被递过来的树杈没接稳,轻巧地卷进了风里。他四处张望,风雪终于小了些,却仍然束缚着他。温暖的躯体从背后轻轻靠上来,他摸索着在自己胸前的手臂,软绵绵的,还是羽绒服的料子,再往尽头摸一摸,一双手冻得跟石头一样冷,他便握住他,指尖勾到了腕部的毛衣袖口。

 

他听见他从背后说:“易恩…”




名字。


仅仅一个名字。




“马振桓,选择的权利被你已经用掉啦,那你这次就没得选了,乖乖抱着我。这雪超冷的,你得看着我。”

 



啊…


就这么轻易…




他对马振桓,完全没有法子。





风雪已经小了下来,寒风依旧呼呼地吹在耳边,但他能看见了,面前有一片湖,上面漂浮着碎裂的冰渣,幽深的底部黑洞洞的——再差一步,就得掉进去了。


易柏辰连忙后退两步,身后的马振桓直接被他带的踉跄。他立刻转过去一把紧紧抱住马振桓,才免了两人一同摔倒的危险。



埋在马振桓的脖颈里耸耸鼻子,从对方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易柏辰突然就满足了。

 


没关系。


我那么喜欢你。





我想对你好,越来越多的时候甚至连一点点以往强烈的欲望都没有了,没有嫉妒,没有贪婪,也不忍心占有你。



像是我一个人,在深不见底的湖里,只有水草陪着我。屏住呼吸时偷跑的气泡慢慢往上,然后破碎,一切都很静,我在一片安静里想,还可以再爱你千年。



即使沉到湖底,也还可以再爱你千年的。







FIN.



最近身体健康状况欠佳

家里也出了一些变故

学业也到了最后毕业阶段

还做了一件错事需要闭关思过

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了还写不写得出来


大家取关随意


评论(12)
热度(34)

© 与Zoe | Powered by LOFTER